图片 1

旁门皆有正果

《西游外传34:花果山“通背猿猴案”剧情又反转了?》中提到,“张天师祈禳瘟疫,洪太尉误走妖魔”,这个楔子就引出了《水浒传》魔幻故事。龙虎山上清宫老祖“大唐洞玄国师”封锁魔王,“嗣汉天师张真人”又偏逢“天罡星合当出世”。遥想那五行山下“压着一个神猴”,就有了“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”的“大闹天宫”故事。西贺牛州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有“后”字门中之道,美猴王“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”,便是“道”字门中有三百六十旁门的“旁门皆有正果”。美猴王护送大唐玄奘法师“西天取经”,一路降妖伏魔历尽艰险,最后终于被加升为“大职正果斗战胜佛”。

所谓“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”的“旁门皆有正果”,就是“正复为奇善复为妖”的“名可名非常名”。由此,便又引出了“义可义非常义”的《三国演义》。

转过来再看《三国演义》第三回,议温明董卓叱丁原,馈金珠李肃说吕布。且说曹操当日对何进曰:“宦官之祸古今皆有,但世主不当假之权宠使至于此。若欲治罪,当除元恶,但付一狱吏足矣,何必纷纷召外兵乎?欲尽诛之,事必宣露。吾料其必败也。”何进怒曰:“孟德亦怀私意耶?”操退曰:“乱天下者,必进也。”进乃暗差使命,赍密诏星夜往各镇去。

却说前将军、鳌乡侯、西凉刺史董卓,先为破黄巾无功,朝议将治其罪,因贿赂十常侍幸免。后又结托朝贵,遂任显官,统西州大军二十万,常有不臣之心。是时得诏大喜,点起军马陆续便行,使其婿中郎将牛辅守住陕西,自己却带李傕、郭汜、张济、樊稠等提兵望洛阳进发。卓婿谋士李儒曰:“今虽奉诏,中间多有暗昧。何不差人上表,名正言顺大事可图。”卓大喜,遂上表。其略曰:“窃闻天下所以乱逆不止者,皆由黄门常侍张让等侮慢天常之故。臣闻扬汤止沸不如去薪,溃痈虽痛胜于养毒。臣敢鸣钟鼓入洛阳,请除让等。社稷幸甚!天下幸甚!”

何进得表,出示大臣。侍御史郑泰谏曰:“董卓乃豺狼也,引入京城必食人矣。”进曰:“汝多疑,不足谋大事。”卢植亦谏曰:“植素知董卓为人,面善心狠。一入禁庭,必生祸患。不如止之勿来,免致生乱。”进不听,郑泰、卢植皆弃官而去。朝廷大臣,去者大半。进使人迎董卓于渑池,卓按兵不动。张让等知外兵到,共议曰:“此何进之谋也,我等不先下手皆灭族矣。”乃先伏刀斧手五十人于长乐宫嘉德门内,入告何太后曰:“今大将军矫诏召外兵至京师,欲灭臣等,望娘娘垂怜赐救。”太后曰:“汝等可诣大将军府谢罪。”让曰:“若到相府,骨肉齑粉矣。望娘娘宣大将军入宫谕止之。如其不从,臣等只就娘娘前请死。”太后乃降诏宣进。

进得诏便行。主簿陈琳谏曰:“太后此诏必是十常侍之谋,切不可去,去必有祸。”进曰:“太后诏我,有何祸事?”袁绍曰:“今谋已泄事已露,将军尚欲入宫耶?”曹操曰:“先召十常侍出,然后可入。”进笑曰:“此小儿之见也。吾掌天下之权,十常侍敢待如何?”绍曰:“公必欲去,我等引甲士护从以防不测。”于是袁绍、曹操各选精兵五百,命袁绍之弟袁术领之。袁术全身披挂,引兵布列青琐门外。绍与操带剑护送何进至长乐宫前。黄门传懿旨云:“太后特宣大将军,余人不许辄入。”将袁绍、曹操等都阻住宫门外。

何进昂然直入。至嘉德殿门,张让、段珪迎出,左右围住,进大惊。让厉声责进曰:“董后何罪,妄以鸩死?国母丧葬,托疾不出!汝本屠沽小辈,我等荐之天子以致荣贵,不思报效欲相谋害,汝言我等甚浊其清者是谁?”进慌急,欲寻出路,宫门尽闭伏甲齐出,将何进砍为两段。后人有诗叹之曰:汉室倾危天数终,无谋何进作三公。几番不听忠臣谏,难免宫中受剑锋。

让等既杀何进,袁绍久不见进出乃于宫门外大叫曰:“请将军上车!”让等将何进首级从墙上掷出,宣谕曰:“何进谋反,已伏诛矣!其余胁从尽皆赦宥。”袁绍厉声大叫:“阉官谋杀大臣!诛恶党者前来助战!”何进部将吴匡,便于青琐门外放起火来。袁术引兵突入宫庭,但见阉官不论大小尽皆杀之。袁绍、曹操斩关入内。赵忠、程旷、夏恽、郭胜四个被赶至翠花楼前,剁为肉泥。宫中火焰冲天。张让、段珪、曹节、侯览将太后及太子并陈留王劫去内省,从后道走北宫。

时卢植弃官未去,见宫中事变,擐甲持戈立于阁下。遥见段珪拥逼何后过来,植大呼曰:“段珪逆贼,安敢劫太后!”段珪回身便走。太后从窗中跳出,植急救得免。吴匡杀入内庭,见何苗亦提剑出。匡大呼曰:“何苗同谋害兄,当共杀之!”众人俱曰:“愿斩谋兄之贼!”苗欲走,四面围定。砍为齑粉。绍复令军士分头来杀十常侍家属,不分大小尽皆诛绝,多有无须者误被杀死。曹操一面救灭宫中之火,请何太后权摄大事,遣兵追袭张让等,寻觅少帝。

且说张让、段珪劫拥少帝及陈留王,冒烟突火连夜奔走至北邙山。约二更时分,后面喊声大举人马赶至。当前河南中部掾吏闵贡,大呼“逆贼休走!”张让见事急,遂投河而死。帝与陈留王未知虚实不敢高声,伏于河边乱草之内。军马四散去赶,不知帝之所在。帝与王伏至四更,露水又下,腹中饥馁,相抱而哭。又怕人知觉,吞声草莽之中。陈留王曰:“此间不可久恋,须别寻活路。”于是二人以衣相结,爬上岸边。满地荆棘,黑暗之中不见行路。正无奈何,忽有流萤千百成群,光芒照耀,只在帝前飞转。陈留王曰:“此天助我兄弟也!”遂随萤火而行,渐渐见路。

行至五更,足痛不能行,山冈边见一草堆,帝与王卧于草堆之畔。草堆前面是一所庄院。庄主是夜梦两红日坠于庄后,惊觉,披衣出户四下观望,见庄后草堆上红光冲天,慌忙往视,却是二人卧于草畔。庄主问曰:“二少年谁家之子?”帝不敢应。陈留王指帝曰:“此是当今皇帝,遭十常侍之乱,逃难到此。吾乃皇弟陈留王也。”庄主大惊,再拜曰:“臣先朝司徒崔烈之弟崔毅也。因见十常侍卖官嫉贤,故隐于此。”遂扶帝入庄跪进酒食。却说闵贡赶上段珪,拿住问:“天子何在?”珪言:“已在半路相失,不知何往。”贡遂杀段珪,悬头于马项下,分兵四散寻觅。自己却独乘一马,随路追寻。

偶至崔毅庄,毅见首级问之,贡说详细,崔毅引贡见帝君臣痛哭。贡曰:“国不可一日无君,请陛下还都。”崔毅庄上止有瘦马一匹,备与帝乘。贡与陈留王共乘一马。离庄而行不到三里,司徒王允、太尉杨彪、左军校尉淳于琼、右军校尉赵萌、后军校尉鲍信、中军校尉袁绍,一行人众,数百人马,接着车驾。君臣皆哭。先使人将段珪首级往京师号令,另换好马与帝及陈留王骑坐,簇帝还京。先是洛阳小儿谣曰:“帝非帝,王非王,千乘万骑走北邙。”至此果应其谶。

车驾行不到数里,忽见旌旗蔽日尘土遮天,一枝人马到来。百官失色,帝亦大惊。袁绍骤马出问:“何人?”绣旗影里,一将飞出厉声问:“天子何在?”帝战栗不能言。陈留王勒马向前,叱曰:“来者何人?”卓曰:“西凉刺史董卓也。”陈留王曰:“汝来保驾耶,汝来劫驾耶?”卓应曰:“特来保驾。”陈留王曰:“既来保驾,天子在此,何不下马?”卓大惊,慌忙下马,拜于道左。陈留王以言抚慰董卓,自初至终,并无失语。卓暗奇之,已怀废立之意。是日还宫,见何太后,俱各痛哭。检点宫中,不见了传国玉玺。

《三国演义》原着欣赏,就此打住。

看官注意,话说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,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。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,后来光武中兴,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。推其致乱之由,殆始于桓、灵二帝。此所谓“推其致乱之由”的“种种不祥”,恰便似汉高祖“斩白蛇起义”和汉灵帝御温德殿“一条大青蛇从梁上飞将下”的巧合。又从雷雨冰雹地震海啸和“雌鸡化雄”,再到“太平道人”张角呼风唤雨自称“天公将军”,都是“天人相应”的魔幻故事。

365体育娱乐 ,所谓“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”,就有了的“义可义非常义”的“正复为奇善复为妖”。刘关张的“桃园三结义”和魏蜀吴“三国演义”,同样是在继续演绎“周末七国分争”的“春秋无义战”魔幻剧。时空穿越五百年,便有了“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”的“旁门皆有正果”。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“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”的“红尘梦”,依旧是“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”,只讨得他“三斗三升米粒黄金”回来佛祖还嫌“忒卖贱了”!

不知又过了几世几劫,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再起风波。却说通背猿猴给猪八戒泄露了水帘洞的秘密,还在猢狲群里大肆散布“奇谈怪论”,这就给自己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。特别是自那份“抗辩陈述”内容流传出了后,“通背猿猴案”就引起了花果山内外的广泛关注。穿越虚拟世界的时空屏障,通背猿猴也迅速成为三界热议的“网红”。

自那次主审法官约谈通背猿猴不欢而散后,这个内幕消息又很快被人爆料。同时,网上也不断传出通背猿猴的“抗辩陈述”内容。最近更新的篇章,似乎是通背猿猴在解读水帘洞的“无字天书”。

通背猿猴说,花果山水帘洞“浑然像个人家”,不知已经住多少茬人了。“盘古氏开辟鸿蒙”,也不知道有多少个轮回了。不过,一元复始万象更新,每个循环轮回的过程都很相似。致虚极守静笃,不出户知天下,不窥牖见天道。从这个“浑然像个人家”,就能够感知“天人合一”的自然宇宙生态命运共同体。大极无外不可量,小极无内分不尽。物质世界有形之象与精神世界无形之气能量守恒互相转化。此盈彼亏,此损彼益,此消彼长。有形之象的宇宙是“白洞”,无形之气的宇宙是“黑洞”。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,物质与反物质都是“名可名非常名”。

他解释说,从“禽有禽语兽有兽言”到“学人礼说人话”,人们只是在有形之象的物质世界一面认识宇宙,也就难以打破“物质决定论”的封闭僵化“单边思维”局限。自然宇宙生态系统,原本就是物质与精神的复合体。银河系生态系统,是自然宇宙生态系统的微循环子系统。太阳系生态系统,又是银河系生态系统的微循环子系统。地球只是太阳系生态系统的微循环子系统,人类社会也只是地球生态系统的微循环子系统。直到人类个体,充其量只是微循环子系统的细胞,也同样是物质与精神的复合体。

通背猿猴说,所谓道法自然法则的“圆通思维”,就是要有“天人合一”的“大一统宇宙观”。只有上升到了这种觉悟境界,才不会被物欲横流滚滚红尘迷障心智。以这样的“大一统宇宙观”来看世界,就能够看到大象的全貌。反之,以“物质决定论”的个人角度看世界,则恰便似盲人摸象。看不到大象的全貌,就谈不上如何更好地养育、保护和利用大象。然而,人类只顾索取和利用周围世界的资源,只是贪婪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。这样越是取得盈利成功,就越是损害自然和社会生态系统的公共利益,从而不断制造和加剧自然和社会生态系统循环失衡的危机。

通背猿猴说,自从“盘古氏开辟鸿蒙”,再到“有巢氏教民建房筑屋”和“燧人氏教民钻木取火”,又经“华胥氏教民结绳织衣”和“女娲氏教民炼石补天”,再到“伏羲氏教民演易八卦通天道”和“神农氏尝百草教民稼穑”,这都是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的“始制有名”。在那时,人们虽然才开始制造和使用简陋的石器工具和陶器,生产力科技水平很低。但是,他们却具有了道法自然法则的“圆通思维”。因此,就能够实现“各尽所能按需分配”的社会化大生产均衡发展。这种公有制计划经济初级阶段的发展方式,就是众生平等的“大道之行天下为公”。

通背猿猴接着说,到了距今大约五千年前,因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初心私欲膨胀,就导致了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到原始奴隶制小康社会的“公私之变”。从“黄帝战蚩尤”和“尧舜禹之变”的“夏禹传子家天下”开始,东胜神洲就形成了奴隶制小康社会“天子分封建藩”的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制度。这种“天子分封建藩”的君臣父子等级礼法制度,就是私有制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混合发展方式。后来,在西贺牛州,又变异成了“民主法治”的奴隶制商业城邦和商业军国主义模式,这就是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“纸牌屋游戏”的古典钱奴制市场经济发展方式。只讨得他“三斗三升米粒黄金”回来,佛祖还嫌“忒卖贱了”。“西天取经”神灵崇拜和“西学东渐”的科技创新,就是在包装推广这套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“纸牌屋游戏”系统。

通背猿猴警告说,自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到原始奴隶制小康社会的“公私之变”开始,人类社会就走上了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胜王败寇“兽之道”的邪路。从青铜器时代到网络信息时代的科技进步,更加速着人类社会的良知泯灭道德沉沦。不能实现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初心“破私立公”的自我革命,就必然跳不出“如来佛手掌心”的“钱眼”。从原始奴隶制小康社会直到现代钱奴制资本主义社会,人类世界的经济食物链恶性循环越来越血腥越残忍。直至形成今天“纸币霸权”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“普世价值”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“割韭菜”体系,依旧是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胜王败寇“兽之道”的“法术万变而道不变”。

通背猿猴又提醒说,从原始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到现代共产主义大同社会,必然要经历原始奴隶制小康社会和现代钱奴制资本主义的“公私之变”过程,这就是有无相生阴阳易变的历史大循环。现在,已经到了这个“千年未有之大巨变”的时间拐点。是自我拯救升级发展,还是醉生梦死自我毁灭,此便是人类文明“一元复始”的自我抉择!

图片 1